行路客

还是甜一点的好

寂廖的夜里,我急不可耐囫囵吞枣扫过默读的最后一个情节,欲摆不能地自己一页一页揭开这个迷案。

在无尽的黑暗里,被吓出一身冷汗。

被缜密的人性,冰冷的人性,轮回的人性,和以正义自居的人性。

“范思远的脖子扭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,依然在不依不饶地回着头。”

“燕公大里萧萧而落的梧桐树叶,骑自行车的青年腼腆又温和……都已经灰飞烟灭,踪迹杳然,他至此方才惊觉,原来自己已经忘了顾钊,忘了他笑起来的模样。”

这是什么意思,他喜欢他吗?

就突然不害怕了。

评论

© 行路客 | Powered by LOFTER